浙东抗日根据地钞票传奇:粉碎敌人“伪币进攻”

  “抗币”也叫“边票”、“边币”,是指在抗日和平时期,中国共产党辅导的各抗日根据地所排印的货泉。1940年至1945年,华中、苏南、苏中、苏北、淮南、淮北、鄂豫皖、皖中等敌后抗日根据地均印制、排印过这种钞票。

  1941年夏,根据中共中央华中局关于在浙东和闽浙赣边创立根据地的指示,大众
抗日武装在“三北”开辟了游击根据地。1942年,在“坚持三北,开辟四明”的事情方针指导下,大众
抗日武装向四明山挺进。1943年,浙东敌后抗日游击根据地初步树立。1944年,跟着第二次反顽自卫和平的胜利和武装捍卫秋收斗争的成功,根据地获得巩固和扩展。当时,已拥有4个行政区、14个县、44个区、372个乡,面积达11506平方公里。到1945年10月北撤时,革命武装职员达1.5万余人。

  当时,伪币充满市场,汪伪政府为了补救财政赤字,大批排印伪中储券(伪币)。1944年12月,伪币排印总额相当于1941年3月的4538倍。1945年初,抗日和平即将胜利,敌伪统治濒临崩溃,汪伪政府以滥发伪币抢购物资,币值急剧下跌,市场物价狂涨,更使农村经济凋敝,民不聊生,并重大影响浙东根据地建设和部队给养。

  浙东行政公署为加强对敌经济斗争,生长根据地农工贸易,稳定金融,平抑物价,经请示中央华中局批准,决议设立浙东银行,排印抗币,为浙东行政区之本位货泉,亦即本地区的无效货泉。

  1945年4月1日,浙东银行在余姚梁弄成立,发布了《浙东行政区抗币条例》,设立了董事会,规定排印抗币总额200万元,作为浙东银行基金,分伍角、壹元、伍元、拾元四种面额(后又排印过硬币),每元币值一直保持在食米一市斤之价值。当时,以食米作本位币根蒂根基,要比金银作本位币根蒂根基,更有意义。所以抗币一经排印,即得到大众
的欢迎。

  排印抗币,除了要装备
,要资料,要技巧,要职员外,更得要选好地址,且必须选一个荫蔽性好,不为人知,常人找不到但联系相对于方便的处所。经过多方的推荐,反复的比较,实地的踏勘,最终挑选在了上虞虞南山区――陈溪乡小陈村高苏自然村。理由有三:其一,哪里党的基层组织强,大众
根蒂根基好;其二,哪里有崇山峻岭,且人迹罕至,不易惹起敌人的注意;其三,哪里还是上虞、余姚、嵊县三县的交界处,相互联系比较方便,亦容易集散。

  一俟选址停止,大家便纷纷行动起来。为了省去造厂房的光阴和资金,经与一户王姓的山民磋议,其家便成了印刷厂的所在地。见厂房不够,大家着手,又紧随王姓家搭了一间草房。印刷厂方方面面的事情,此时都在杂乱无章地举行着。浙东区党委一壁派员赴上海通过地下事情者洽购石印机、道林纸、彩色油墨、号码机等印刷抗币必需的装备
资料,一壁让技工刻制由上级设计的“浙东银行”伍角、壹元、伍元、拾元的抗币图样。

  浙东行政公署,当时驻在上虞县章家埠一带,此离小陈村约摸30里路。话说机器装备
千辛万苦从上海洽购回来离去后,怎样从章家埠保险运抵小陈村,便成了巍峨在行政公署辅导面前的一道难题。后经集体磋议,大家认为分段运送比较保险,不易惹起人们的疑惑。就这样,经过几天的秘密运送,所有装备
和资料局部搬上了高高的高苏自然村。为了让印刷厂可以

呐喊保险、快捷、无效的运转,行署派刘修之(女)负责印刷厂事情,后又调几位同志具体参与印制事情,并调专门的警员负责捍卫事情。据昔时的村民先容:“那时候,印刷厂在这里印钞是极为保守秘密的。门窗一直关着,还有人站岗,我们根本无法瞥见里面的情形。抗币印好后,也是在武装捍卫职员的护送下由民工挑出去的。”

  不必说赶制抗币光阴紧、任务重、要求严、强度高,山沟沟里虫子多,事情环境并不如人意,即便是印刷,其工序也极为复杂,何况抗币印制的局部工序并非都在这里。出于确保保险和装备
所限的考虑,第一道工序实现后,这里得派人运至鄞西王家坪印刷厂套印号码、图章。自然,王家坪印刷厂还特地隔出专门的房间作为套印的场地,并配置专门的捍卫职员。当时,浙东行署财委又派员做监印事情,以确保套印事情万无一失。须知道,套印,是印制抗币的最后一道程序,意味着套印停止便可
正式排印。为了预防混充抗币的出现,每张抗币上都印有暗记,这当然只有负责的几名党员知道。

  昔时,在王家坪印刷厂,每每套印一批就立马送走一批。只是,送走之前必要的程序还得走一遍:事情职员先要盘点
张数,一俟用带包扎好,即加盖监印图章,尔后,再用土布将其绑缚硬朗。每一捆,约摸20斤摆布,由精心挑选的民工将其装在麻袋里挑走。如同小陈村挑往王家坪一样,路上,仍由武装职员护送至浙东行政公署。

  1945年4月1日,浙东地区正式成立浙东银行。4月10日,排印抗币。为此,《新浙东报》还专门发了消息。为了让抗币更好地流通,浙东银行下设了三北支行、余姚支行、鄞县支行、上虞支行、四明分行和南山支行等。1945年7月1日,浙东银行和上虞县民主政府在上虞章镇结合召开商民座谈会。当时,新四军浙东纵队司令员何克希到会讲话,他说:“今天,浙东银行已在章镇设立兑换处,即使你们需要伪币、老币,也可以到上虞支行自由兑换。”事实上,抗币在当时很坚挺,是最稳定的货泉。1945年9月下旬,新四军浙东纵队奉命北撤,浙东银行实现了历史使命,抗衡币举行了回收兑换。而为了保证浙东抗币运用不贬值,浙东区党委决议把所有留存的公粮,由粮站、粮店和部分商店兜售
,收回抗币,并将收回的抗币和库存的抗币予以及时烧毁,保证大众
的优点不受和少受损失。部分流散在官方,一时来不及兑现的抗币在开国后分几次由当时的大众
银行收兑,直到1959年局部收兑完毕。

  浙东抗币虽然只排印了五个多月,但它与世界各抗日革命根据地排印的抗日货泉一起,既为新四军解决了源源不断的军费给养,又生长了根据地经济,稳定了市场。它粉碎了日伪军和国民党顽固派的经济封锁和“伪币防御”,为保障和生长根据地农工贸易,繁荣市场,抗日和平胜利作出了重大贡献。(赵畅)

更多精彩报道,尽在https://hansikuk.com

About the author